石皮皮

这个人是不是不该骂?不是
骂人对不对?不对
以后还骂吗?骂
爱看看不看滚,不要打扰我吹郑轩。
郑轩三千万女粉中微不足道的一份子。
【文章】谢绝转载
讨厌只点❤️不点推荐,硬气点朋友,干脆连❤️也不要点。

【喻郑】暗灯(05)

终于到了我最爱的情节!!!!!

05
其实郑轩当时不止画了这么一幅。
那会子喻文州已经借住他家沙发一段时间,和郑轩也早已熟稔。时值圣诞假期,黄少天把考试论文都抛在脑后,潇洒出游,郑轩喻文州一个忙于即将到来的学院展览,一个恰好导师联系到对项目感兴趣的投资人,正紧锣密鼓接洽中,自然无法抛家舍业。
两人虽住在同一屋檐下,每天单独相处的时间反倒不那么多。郑轩一贯是日不作夜摸索的时间表,下午两三点出门,在画室呆到半夜乃至凌晨才回,而喻文州则八九点去上班,加班到十一二点方归。如果郑轩回来的早一些,能碰上喻文州在吃不知道是晚饭还是夜宵的一顿打包餐食,他坐下来,取双筷子接过喻文州推过来的半笼蟹籽烧麦或者芝士鸡排和kebab,——来来去去就这么几家店深夜仍旧营业——应邀共食几近沉默的一餐。两人都一副被压迫地心力憔悴的模样,喻文州尚能保持冷静仪态,郑轩早已满脸写着“我又困又累不想说话”。
郑轩吃了好几天白食,自然不好意思,时不时做各式糖水和烘焙食品存在冰箱里,挽救了单调的深夜食谱。
没了黄少天在其中唠唠叨叨地填充沉闷空气,两人竟也不觉尴尬无趣,反倒有种温柔气氛日复一日慢慢发酵,郑轩自觉把回家时间固定在午夜前,喻文州哪怕某日早归早睡,亦会给郑轩留饭留灯。
先前郑轩襄王有梦,奈何喻神女沉迷工作无心儿女情长,他又不是主动的性子,炭笔磨秃好几根尚且不见一点进展——偏偏他还不着急,一副认命样子,黄少天都替他急死了。现在两个人一天总共也见不到一个小时,这种难以言说的暧昧气氛倒是起来了。
难道锅在黄少天?
郑轩给黄少天发微信报告情况顺便提出质疑,被黄少天连发8个殴打小朋友表情包一顿爆锤。
郑轩对两人进展自然乐见其成。他倒也不一定要喻文州最终同他怎样终成眷属,两个人现在都那么忙,没空情情爱爱鸳鸯蝴蝶的,有一日算一日,一起吃吃夜宵,也蛮开心的,于是越发认真准备深夜食谱。
 
天地盈虚,与时消息,时过于期,否终则泰。
圣诞夜的前一天,喻文州终于和投资人敲定融资事宜,拿到第一轮注资,首要一件事就是发掉拖欠了好几个月的工资。恰好实验也取得重要突破,他们在这个地方卡了许久,失败许多次,如今终于可以进行到下一步了。双喜临门,整个公司欢天喜地,加上兜里终于有了闲钱,大家决定早早下班,集体出去喝酒庆祝。
喻文州要钱没钱要成果没成果地倒霉了大半年,总算拨云见日,大家抢着请他喝酒,他被灌了两杯deep bomb,人有些发飘,一个黑人姑娘过来拉着他跳舞,他挽了两挽袖子,跳下高脚椅。
他也不知道跳了什么,只觉得脚下踩得并不怎么稳,但又有种无端的自信,坚信自己不会摔倒。
他脑内忽然冒出几秒郑轩的影子,是某次他们和黄少天三人一起去海边,郑轩摇摇晃晃慢慢悠悠地走在凸起的路牙上,有好几次差点没保持住掉下来,都险伶伶稳住了。
曲毕时姑娘抓着他的手转了好几个圈,往他手上塞了一张纸片。
“Text me!”她说。
喻文州看了看表,快两点钟了。
他穿过挤挤攘攘的人群,和同事说要先走,又被按着灌了一小杯Whiskey,还是neat。
他花了半个多钟头走回家,特意绕了远路,让冷风吹走些许酒气和醉意。
玄关口的灯坏了,要圣诞节后才能有人来修,喻文州摸黑换了鞋,从门底看到客厅有光。
郑轩在客厅里收拾画具,画笔颜料和帆布纸凌乱地摊了一地。暖黄色灯光从他斜上方打下来,在他头顶晕出金色的不规则小光环。他蹲在他的画具当中,套着件脏兮兮沾满颜料的围裙和一副几乎看不出原图案的袖套,却像是被簇拥,被众星捧月。
"还以为你不回来了。"郑轩抬头看见他,说。
他抬头时光环从他发旋上转移到他瞳孔里,他眼里便盛了光。
 

评论(4)
热度(49)
©石皮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