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皮皮

这个人是不是不该骂?不是
骂人对不对?不对
以后还骂吗?骂
爱看看不看滚,不要打扰我吹郑轩。
郑轩三千万女粉中微不足道的一份子。
【文章】谢绝转载
讨厌只点❤️不点推荐,硬气点朋友,干脆连❤️也不要点。

【于郑】他乡之客

精怪paro

于锋X郑轩

一个小序

磨人的小妖精郑轩轩hhh

 

BGM:流光飞舞


山名蓝山。取自从山上流下的一道细水,名为蓝溪。山上常年烟雾缭绕,树木高耸,若隐若现,仿若幻境。有说这山中有得道神仙的,童颜鹤发,手中拂尘无风自动;也有说这山是精怪们的老巢,最大的就是一条蛇精,没有月亮的晚上可化作婀娜少女,勾引过路人与之交合吸取精气,后将其拖入洞中生食。

“那条蛇的脖子有这么——粗!”壮实的砍柴汉子把杯子“啪”地拍在桌上,泼出小半杯掺了水的劣酒,指节粗大的双手比划着,“那畜生就朝我游过来,我嘴里嚼了蛇草都挡不住它,尾巴一卷就把我卷起来勒住,往死里勒。当时我以为就要交代在这儿了,但想想不能够啊,要死也得一起死,我就摸到腰上的砍柴刀一刀劈在它尾巴上,那畜生一疼尾巴就甩开了,张着嘴咬我。那牙齿,啧啧,比我柴刀还尖哪!”

砍柴汉子给自己满上酒,仰起头来一口干掉,酒液顺着嘴角流下,滴在脏兮兮的衣服上。他叫刘全,是镇子上力气最大的男人,人也凶狠,除了他没人敢进那蓝山。他不光做砍柴的营生,有时候也捡了山中的菌子,打些野味来卖,日子过得很是不错。

许是拜那精怪所赐,蓝山的蛇尤其多,且肉质鲜美,是当地乡绅们饭桌上最爱的一道菜肴。不少人都动了心思进山,却有十之七八都再也没出来过,精怪之说便悄悄传开了,到如今,也只有刘全一个人敢进那山里且还能全身而退,这捕蛇的生意也就只归他一个人了。

如今是冬天,蛇都钻洞冬眠了,刘全捕蛇的营生自然停了,但山里的冻蘑又长了出来,煲汤又鲜又香,他靠着每天捡菌子也赚了一小笔钱财,再加上这钱赚的比捕蛇要安全的多,就往山里跑的愈加勤快了。

今天刘全回来的比以往都早了许多,衣服上沾了血,头上都是泥灰,狼狈不堪。他进了自己常去的小酒馆,连喝了三杯酒,才一掷酒杯,道:“我今日遇上那蛇妖了!”

哗然。

然后便有了上面那一段。

 

于锋坐在角落里,听着另一端的汉子手舞足滔地夸夸其谈皱了皱眉。他右手边是一把很旧的剑,缠绕剑柄的蓝布边缘毛糙,中间发白,剑鞘已经被磨得看不出花纹,剑身宽阔,剑刃厚重。

奔雷剑,江湖上鼎鼎有名,位列十大名剑之一。

只不过这个酒馆里的人都不认得它。

当然了,也不认得他。

酒是劣酒,掺了水以后酒味更淡,入口只剩了辣。桌上三碟菜,土豆丝太咸,地三鲜太淡,牛肉干巴巴的一口咬下去都是肉渣。他只能就着这亦真亦假的故事扒饭。

假的。他瞟了一眼樵夫的柴刀,刀刃锃亮反光,哪儿来的血迹?

 

他站起身,摸出铜板扔到柜台上,提着剑出了门。

刚过晌午,日头正辣,就连风也刮得不那么冷冽了。

蓝山是他往百花谷的必经之路。

蛇妖啊。他倒想会一会。


TBC


评论(8)
热度(35)
©石皮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