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皮皮

这个人是不是不该骂?不是
骂人对不对?不对
以后还骂吗?骂
爱看看不看滚,不要打扰我吹郑轩。
郑轩三千万女粉中微不足道的一份子。
【文章】谢绝转载
讨厌只点❤️不点推荐,硬气点朋友,干脆连❤️也不要点。

【郑轩中心】一顿猪排饭

某人18岁啦。
你还那么年轻,却已经是个男人了。

—————————————————————
郑轩今天没和他的小伙伴们一起去打球。
时值饭点,南校门西侧的栅栏处一片热闹,等外卖的拿外卖的送外卖的来来往往络绎不绝,放哨的和抓风纪的你来我往斗智斗勇。他混进人群,在教导主任抓人的必经之路上蹲了一会儿,远远看见一个有些半秃的脑袋从操场抄近路而来。他站起来往食堂走,顺便提醒后头那些张望的哨兵:“老师来了。”
十分钟过后,一个书包从东边墙内被扔出来,然后郑轩三下两下翻了出来。
照道理是西边的栅栏更好翻一些,虽然有监控,但是保安们从不看,离大路也更近,去网吧或者打车去附近商场都方便。但是傍晚时分那边是外卖业务的根据地,常年被教导处高度关注,从开学到现在定外卖的没抓到几波,打算翻墙出学校的倒是抓了一茬又一茬,通告批评单贴满了公告栏。
他们学校在老城区,西接主干大道,东边出去确实一条逼仄小巷,隔开居民区和学校,歪歪扭扭停着几辆老旧大杠自行车,头顶偶尔还会旁逸斜出几根晾衣杆,穿肉串一般拴着一溜裤衩T恤。
郑轩从三辆以高超技术交叉停放横向堵住整条通道的自行车间艰难地挤出来。
走到他常去的网吧大概要20来分钟。他路过便利店,顺带拐进去买了一杯关东煮一盒猪排盖饭,在等饭加热的间隙想了想,又要了包黑冰。
关东煮吃到网吧门口刚好吃完。他扔了纸杯,到前台交钱开机子。
他找到自己的卡座,边开机边在按手机打字:“我到网吧了。”
对面大惊,打了一连串的感叹号过来,问道:“你不是下礼拜会考???”
郑轩皱眉头:“你好烦。”
对面的人打字相当快,一晃眼便输了一长串过来:“什么叫我好烦,我这是关心你好不好。我告诉你,我可是过来人,会考不合格不能毕业的啊!然后等你退役了只有初中文凭,一双天价的手只能去搬砖,搬一车5毛钱,惨不惨,你就说惨不惨。震惊!昔日职业选手退役后竟然做起了这种事……”
郑轩:“……黄少天你能不能闭嘴。”
黄少天:“你第一天认识我吗?你觉得可能吗?”
郑轩直接把手机关了。
他插卡登录游戏,开了第三人称视角,枪淋弹雨一身贴身皮甲站在雨中。
荣耀这个游戏细节做得很真,雨滴落在他身上,顺着皮甲的背带滑下来,在细密的皮纹上留下一道道湿痕,又很快消失,再被新的印记覆盖。
郑轩一边吃猪排饭一边饶有兴致地观察了一会儿,长久没有人操作角色,枪淋弹雨百无聊赖,间或摆出几个系统设定好的姿势。
耳机里响起好友上线的提示音,紧接着黄少天的消息就过来了。
夜雨声烦:“你在哪儿?”
郑轩顿时警惕:“你想干嘛?”
黄少天不死心地试探:“来找你玩啊,我好无聊。”
郑轩:“不想和你玩。”
关掉了对话框,郑轩操控着角色开始闲逛。
黄少天虽然话多嘴欠,但说得还是有道理,只是有时候“有道理”三个字就足够构成消极的理由。
虽然会考都还没开始,但是其实学校里高考的氛围已经很浓厚了,倒计时日历贴上了黑板,一摞摞习题册和试卷把桌子后的人头都淹没,头顶电扇一开,没压住的试卷到处乱飞,哗啦啦哗啦啦,像一只声带过于发达的聒噪的蝴蝶。
而他仿佛一支失去趋光性的枝桠,不知怎的就拐到了另一个方向。
和学校已经商谈好,家长也同意了,连合同都签了,一式两份,他的一份放在爸妈卧室的保险箱里。一切过程称不上一帆风顺,但总算是磕磕碰碰又有争吵又有商量着决定下来了。
他签字时候爸妈坐在他两侧,那时候他内心极其充盈,仿佛签完这两张纸,就能推开一扇流光溢彩的大门。
然而这份充盈却只能够是一个流光溢彩的肥皂泡,周一返校时望见黑板上的倒计时,便啪地一声碎了。
曾经折磨他许久的“熟读全文并背诵”,也不再那么重要了。他可以不写作业,毫无顾忌地逃掉晚自习, 只因为他将要比其他人都更早地踏上另一路了。
他不再是一个男孩了。
迟来的空茫占据了他,仿佛一脚踩空,而失重感和恐慌却总是姗姗来迟几秒。
耳机里传来草叶摩擦的细碎声音,他匆匆收拾好这一地鸡毛,手里握着两个小技能,戒备转身。
是一个女术士,穿着一件相当暴露的法师袍,不仅和周边环境非常不搭,还十分有伤风化。
“你这什么打扮。”郑轩听到自己干巴巴的声音。
“问公会借的号,要求就不要这么高了。”喻文州说,“野图boss去吗?”
“不去。”郑轩说,枪淋弹雨坐了下来,“怎么找到我的啊?”
喻文州:“你猜?”
郑轩:“……懒得猜。”
相对无言了一阵,喻文州问:“你是还没想好吗?”
“靠,你怎么什么都知道。”郑轩惊:“原本想好了,现在又觉得自己没想好。”
喻文州笑说:“反正都木已成舟了,一般这个时候你不是就懒得想了吗?”
“又不是我想要想的啊,这是内心的诘问!”郑轩对着电脑屏幕抓了抓脑袋。
他从来都不是特立独行的那一卦,选了一条如此不寻常的道路, 本身就说明这个游戏对他有多重要了。
只是他自认对冠军的追求永远不如别人热烈,倘若侥幸荣耀加身,亦不过是一瞬间的事,他日退役以后,难道要靠典当冠军奖杯度日么?
好在他还没在联盟注册,正式开始打比赛,尚有退路可遁,能够让他缩回世俗的壳里。
行百里者半九十,他也要成为这死在半路上的尘沙,在往后的日子里念念不忘这“差一点”么?
他还太年轻,旁人尚在做梦,他却已觉得前程渺渺,左右难为了。
他用筷子戳着仅剩的一块猪排,觉得这也放不下,那也放不下,但也深知不可兼得的道理。
算了。他想,反正我还年轻,大不了我先打个一年,实在不行再回去复读吧。

而现在的他却不会知道,他就这样一年一年,一直打了很多年。

Fin

一年一度的后记时间。
这篇文写的贼艰难,因为我本人从小到大,日子过的可以说非常顺遂,除了高考马失前蹄没考好,心灰意冷地去了一所讨厌的学校以外,几乎没有什么大的坎坷,而且这一点也在读研究生的时候找补回来了。
总体来说,我很少有这种进退两难的重要时刻。哪怕是高考,我也是蹶的一塌糊涂,完全略过了“如果多考几分就能怎样怎样”的暧昧尴尬分段,一路跳水……………生活总是不会给我很多选择的余地,所以轩轩的这种心态,我根本get不到…………
很多人喜欢的打游戏,想要赢占了很大的比重,但是他不是的。所以我一直在想,如果他不是喜欢荣耀喜欢到一定境界的话,他不会来打职业的。
在这本小说里,他太特殊了,因为他不是一个胜负心很强的人。大沐沐也是,但是大沐沐开始打职业算是为了家人吧,轩又是为了什么呢?
我不知道。
可能轩也不知道,他本来也不是喜欢追根究底的人。当他打了很多年的时候,他已经不会去在意这些原因了;但是现在他才18岁,刚刚做下一个决定他未来人生的重要决定,选了一条不同于常人的道路的,他很难不去想这些问题。
他想不出来的。
他也不知道自己未来是否会后悔。
他太年轻了。
也幸好他足够年轻,有一腔孤勇和青春底气让他做这样放纵的决定。

评论(36)
热度(207)
©石皮皮 | Powered by LOFTER